Cut your losses, shoot the poets.
写或翻译狼受向。

【授翻】【队狼】Hashtag Scogan(上)

原作者:sg_fic 

原地址:http://download.archiveofourown.org/works/7874818

背景:从逆转未来大事记中存活下来之后,Logan悉知他在新的时间线上已经和Scott交往日久,对此毫无准备的Logan在众人和小队的殷殷期盼下尝试回归角色有些时日了,却仍苦于放不下他的包袱。

CP:队狼(有狼队提及)

分级:NC-17

上半章知心贱贱开导喝闷酒的狼妹,下半章队狼肉(鞠躬


“要是你在找人作伴的话,别打我的主意,一边玩去。”Logan呷了一口啤酒,用手背抹了抹粘在上唇的泡沫。

“想知道我今天过得怎么样?!”Wade把自己扔进他对面的椅子上,“我以为你从来都不会问呢!”

“我就是没打算问的意思。”

“糟糕透了!”

“滚远点,小混球。”Logan盯着他的啤酒。

“你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吗?”

“叨扰别人却发现没人有空搭理你?”

“哈哈,是啊,哦不不。让我来给你点线索:来吧看这儿,哦对妈的就是这儿!”看到Logan一脸怒视着他的样子他不禁提高了声音,搞的一群酒吧的老主顾们纷纷扭过头来看着他。“哦耶宝贝儿!老天!就是这样!他们说金刚狼就是这么雄风凛凛——还有什么比得上能Summers家上面那位呢!”

“住口!”Logan咆哮出声,他隔着桌子一把揪住死侍背包上滑稽的粉红色束带把他拽到跟前,近到他的鼻尖几乎抵在对方的面具上,然而Wade一脸不为所动。

“可怜没人在意我何苦在这个臭烘烘脏兮兮的小破酒吧里跟一个胡子拉碴的伐木工兜圈子,而不是好好骑在我男票那根粗壮火热律动不停的老二上自顾自地爽吗?”

Logan一脸嫌弃地放开他。疲惫地叹了口气,重新陷入座位里伸手拿回被他怠慢了的啤酒,打定主意只要他能一直无视下去,Wade最终会自讨没趣地走开。即使Wade不来给他添乱,他这一天也已经过得够糟糕的了。

“我会告诉你为什么的——因为你和Scott分手了,现在Nathan都暴走了!你知道距离我上一次见到他已经过去多久了吗?!对了你知道我的蛋蛋什么颜色吗?这个你应该知道的,因为我在临来你这儿的路上在厕所里跟你在Snapchat上打了个招呼。”

Logan的嘴唇扯出一个冷酷的线条。他没跟Scott分手,只是在一场争执中摔门而去。现在他的手紧紧地握着玻璃杯边缘,等待着Wade放弃继续纠缠他的兴趣速速滚蛋。

“还有——你为什么和他分手?因为坚韧不屈的金刚狼,从弹孔中痊愈不过日常小事的金刚狼,居然害怕微不足道的屁股痛!”

“我没和他分手!”他的爪子在把Wade刺个对穿的冲动中隐隐作痛,Logan花了足够久的时间放松自己紧紧握住啤酒杯的手指,又啜饮了一口。

“你知道跟一个技巧纯熟的攻攻在一起的话这种事情根本一丁点都犯不上痛的噢?”Wade继续道,完全无视了他的反应。“而且鉴于Scott睡过了你那么久早已经掌握一个top必备的所有经验——可以说你绝对会被伺候得棒棒的。”

“他跟Nathan那么讲的?”Logan挑起一边的眉毛表示质疑。

“当然不是!这都是你告诉Jubilee的。”

“我...告诉的?”他们告诉他当他和Marie分道扬镳之后(是的,这事儿得怨那个卡真人)他和Jubilee走得很近——但是他实在记不起来那些年月了,他几乎恨透了她向他投来的那些失望的眼神,他记忆中上一次见她的时候,Jubilee还不过是个腼腆的学生,看都不敢多看他一眼。

“是啊,你告诉她的。难不成你还知道谁告诉过她?”

Logan耸耸肩,继续小口呡他的啤酒,然而就他目前为止听到的事实来看,他有那么一点希望Wade多待一会儿了。这很可悲,他知道,但是在这么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下Logan实在没谁可以倾诉了。他不记得他的新朋友们,显然也和老朋友们闹得不太愉快。

“你告诉她这让你内心平静。你知道的——你身体里属于兽性的那一部分,被你长久以来的噩梦所滋长,让你狂怒失去理性。服从于Scott让你得以控制这部分心性。现在,如果我说错了尽管纠正我,但据我所知你近来一直被一些令人不愉快的焦虑侵袭困扰着不是吗?”

颇有些难为情地,Logan的手指沿着玻璃杯沁出水珠的外壁滑动着,“我跟Jubilee说过服从Scott的掌控治愈了我?”

“以及把你带入了第一次G点高潮,没错。”

Logan霎时间抬起头狠狠瞪了一眼Wade,对方耸耸肩。

“嘿,我跟你说头一回在下面的经历还真是令人刻骨铭心,我第一次跟一个戴假老二的搞的时候...”

“信息量有点大!”

“我去疼得要死要活的,所以她先是用了两根手指代替,而且你造吗?那简直是有史以来最棒的国际妇女节!”

“麻烦你闭嘴行吗。”Logan把脸埋在手掌中间,然后手滑下去夹在膝盖中间。“我...”他摇摇头,眼睛紧紧盯着地板。

那场争论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一场该死的不必要的谈话,然而它没能刹住车——转而驶向最糟糕的分歧,而且现在Logan甚至不确定Scott还愿不愿意同他在一起。更糟糕的是,这全都是他的错。意识到这一点花费了足足两个小时的时间和更多他难以计量的啤酒,但是他现在可以从心底完完全全地承认问题出在他身上。

Scott尊重他不愿意做下面那个的决定。Scott只是澄清了他想要在上面,但是绝不会用任何手段、方法或形式强迫Logan。总而言之,Scott再三强调安抚Logan,让他知道无论是否在性方面满足了他,他们的关系都让他感到无上快乐。

只是Logan仍旧缺乏安全感。

当知道他无法令他的伴侣满意的时候他会怎么想?就算Scott坚称没关系,在上面还是会带来迥乎不同的高*潮形式——那种他拒绝给予Scott的形式。时间久了Logan清楚地感知到自己如何变得敏感易怒,他的整个世界如何变得狭隘到局促于宣告Scott非他莫属的迫切需求。没有什么能够替取代当他压制着他的战队领导者持续猛烈地进攻的时候那种支配权在握的兴奋,也没有什么能和伴随着最后一记猛烈的冲刺,从他的欲望流窜到Scott体内深处的灭顶快感相提并论——这便是那些Scott无一不曾错过而未能窃取分毫的极乐,那些他的沮丧无一不曾构筑其上且与日俱增的贪念。

况且没错,所有的情况都让Logan不可理喻地变得占有欲和嫉妒心过剩——Scott很清楚他所错过的那些期待,并且无时无刻不被一群更愿意代替Logan满足他期待的人们包围着。

见鬼,他忍不住开始想象当有一天Scott不再愿意做他下面那个的时候他该有多痛苦。

所以现下里唯一合乎逻辑的结论就是Summers已经在别处开始物色他人了,不是吗?

Logan试图尽力无视这些忧虑,不论Scott什么时候去找别人都要压制住自己汹涌的嫉妒心不表现出来...然而他办不到,该死的他太在乎Scott了——他当然不会允许再次失去他的可能发生!这一定都是Emma搞的鬼,那个卖弄风情背后捅刀的婊子。

“Logan,”Wade侧着头小心翼翼地叫他,尽管面具完全覆盖了他的脸,Logan还是没有错过他声音里一丝罕见的真诚。“给Scott一个向你示爱的机会难道不比在地狱烈火俱乐部里天人交战来的轻松吗?”

“这改变不了她拼命讨好他的方式。”

“但是这有可能改善你当下的不安全感。Emma在你想通之前长久以来无非一直在碰运气,你知道的。”

Logan不安地躲闪着他的目光,“Jeannie说过不少这类的话,比如女人从来不会在任何事物前止步......”

“只有当摆在Scott面前的选择不是Emma就是Warren,或者不是Warren就是Jean的时候。”

“瘦子是个看上去相当不错的家伙。”Logan直白坦言,两手交叉在了胸前,他明白了Wade接下来想要说什么,而且对此一点也不高兴。

“那你为什么不能和他睡呢?”

“我睡过他很多次了。”Logan眼中舞动起一丝欢欣,因为如果有什么让他能为此骄傲的话,那大概就是曾经让Summers被他的老二多么用力地贯穿。

“好吧,那为什么你不愿意回馈一下这点体恤呢?”Wade心平气和地问,Logan的脸一下子拉下来。

“我不知道...”他摇着头,声音几不可闻。

“Logan...”

然而浅棕色的眼睛里满是饱经摧残的痛苦。Logan闭上了双眼,他多希望他那天早些时候相信了Scott的话,而不曾怒斥他是个背叛者,多希望他从未暗示过既然Scott能够为了他离开Jean,也难保有一天他不会为了Emma甩掉Logan这种念头。

事情绝不是那样的——但是你现在不会知道了。你会吗Logan?!你不断地拿失忆这个伤感的故事为自己开脱,从来没考虑过它的影响!很遗憾你不得不为穿越回过去拯救我们的一团糟付上了一点个人代价——但是你能不能别再琢磨着拿你的记忆裂痕在我们其他人身上征收犒赏了?看在我们大家和你自己的份上能不能试着回到你的现世社会角色中去?难道一次无私之举就授予了你终身豁免权吗?!

“...Logan?”Wade不得不试着鼓舞他一下,沉默延续太久了。

“不是他的问题。我是说Scott...他真的很好. 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我只是没法把我自己带回...”Logan找不到合适的词去描述,他跌坐回椅子里,浑身软弱无力。

“那就试着顺从他?”Wade提议道,向来不受驯的变种人悲伤地点点头。

“你的骄傲不允许你这么做?”

“或许吧。”Logan呢喃道,他已经失去了所有抵抗的力量。

“你和Scott之前尝试过吗?”

“没有。”他身体前倾,胳膊肘支撑在桌面上,脸埋在手掌心里。“Scott没再追问,况且我...”他用手掌跟部揉拭着眼睛,接着把手放回桌子上。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只是闭上了它,深深吸了一口气。

“噢...”死侍面具下的脸写满了真切的惊讶,“你太过高傲以至于无法接受,以及高傲到没法开口恳求。”

Logan想否认——该死的,他本来是要否认的,但是当他张口的一瞬间他听到自己说,“这难道不是一回事吗,我为我想要的感到羞耻?”

“大概...或者难不成让Scott尝试点新鲜的比仅仅为了取悦他调换位置还难?那样的话你们之间还是平等的,你仍然算得上是个好男朋友,最起码尝试过了——不让对方施加威压,不乱问问题迫使对方回答。”

“Scott没那样过!他从来没让我有那种被欺凌的感觉。”

“完美!那就去和他谈谈,尝试点新鲜的。”

“嗯。”Logan端起被他冷落了许久的啤酒,浅浅地呡了一小口。到这会儿酒都已经不起泡并且被暖热了,然而继续喝下去总好过没事可做干巴巴瞅着Wade那副沾沾自喜与他心照不宣的贱兮兮的小表情。

他喝着喝着,潮红开始渐渐爬上脸颊。这可是破天荒地头一次Logan不得不认输地承认——没错Scott的小诡计得逞了,Summers一直以来尝试一边刺激他的前列*腺一边给他手活儿的小把戏终究让Logan开始渴望的不再仅仅是Scott用手指操他后面(注:在作者之前相同设定的一篇中提到Logan接受了这段关系开始和小队重新交往之后拒绝做下面的,但是偶尔允许小队给他指...)

再或者不管他多憎恨这个,这场谈话确乎是他所需要的,为能使他认识到自己真实的感受,甚至是下决心对此采取一些行动。

“...谢了。”在啜饮下一口已经快暖成马尿的啤酒之前,他飞快地给Wade抛了个媚眼儿。

“别客气,”Wade拍了拍他的肩膀,差点让他把喝下去的东西喷出来,然后手指交叠两手合拢贴在左脸颊做出一个假了吧唧的兴奋表情。“毕竟,你俩在我心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老是说Cherik夫夫抓不到你们的把柄!现在要是你不介意,我得说我抓住了一辆大火车!我说的火车是指...”

“懂!!!”

“一个拖着大屁股的大吊。”

“滚你丫!”

Wade的椅子在他站起来的一刹那发出刺耳的磨地板声,“超粗的哦!”

人们再一次望向他们的方向,然而Wade即使在走向门口的时候还在逼逼个没完,“因为这跟长度没关系,你造的。前列*腺在什么位置?三英尺深难不成?所以说粗比长来的实在。尽管我听说你在这两个指标上都赞誉颇丰。伙计,如果我不得不在Nate之外选一个人...唔,我不知道,大概会是Vanessa吧...我的确是想念Vanessa了。但是如果我得考虑在这俩之外选一个,那就...等等,维密天使算吗,还是说只能是现实中的人?因为那样的话你就一定会是我继Nathan之后的第四首选了,也有可能是第五个。嗯...第四或者第五,除非...”

Logan没再听下去,他的心思漂移回了手头的问题,他打算跟Scott说些什么呢?


--------------------------回忆杀分割线-------------------------------------


他坐在床上忘却了追寻时间的踪迹,专注地凝视着那颗小钻石把日光切割成无数红色的幻影。它那么小那么纤滑,正正好镶嵌在钛合金雕铸的X形的中心——那镌刻在华美指环上上细微的纹理触感,Rogue帮忙挑选了这枚他确信Logan一定会喜欢的戒指...只是他现在还没有机会送给他。

他本打算在他们相恋的第八个纪念日向他求婚的,尽管Scott从来不是个迷信的家伙,他对Fury不得不在他们浪漫的短暂私奔之前借走他的爱人执行任务这件事也没有很炸锅,但他还是有种糟糕的错觉觉得任务大约是出了什么差池,然而后事之鉴不禁令他想笑——复仇者们把Logan完完整整地送还回来了,这场任务带来的小插曲才是他之后接连遇到的麻烦当中最小的一个了。

他当时从Jubilee那获知Logan已经回家了,这有点不寻常,但他还是把它当做巧合。

Jean,Charles和他那时候正在在教授办公室审查每周训练的时间表,Scott心里的傻白甜小蝴蝶一刻不停地扑扇着翅膀,因为出任务回来的Logan应该差不多正在他们的卧室里从行李箱往外散置东西,不一会儿他就能闲下来回去帮他。直到他猝不及防地看到Logan站在门外。

“嘿Lo...“”他几乎已经要叫出口,然而微笑在他的脸上迅速地破碎了。

当Scott深情地凝望着Logan的时候,Logan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只是他的目光流连在Jean身上。

哈哈,有些懊恼的Scott走近他们,搞不懂Logan在玩什么把戏。当Logan伸出手关切地试图碰触Jean的脸颊,Scott的反应快过了他的意识——

他抓着他男朋友的手臂颇为气恼毫不松懈,“悠着点,伙计。”他酸溜溜地说,Logan转过头来看向他,差不多看上去仿佛是第一次遇见他。Scott期待一个拥抱,一个热吻,或者最起码是几句解释...然而啥也没有,Logan随性地把手搭在他肩上说了句:“怎么有些事情就是不会改变呢...见到你真是太好了,Scott!”

“你个混账”这几个字已经卡在舌尖上了,但是在他能回答之前Charles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要求他们离开把Logan单独留给他。

//教授?出什么事了?//Scott的意识问道,恐惧潜入他的心脏。一定是那场该死的任务——Logan就不该去!!!

//现在,Scott...拜托了,我们不会太久。//

Scott极不情愿地离开了房间。

当Charles叫他回来的时候Logan在教授对面的椅子里把自己缩成一团。他抬头看向Scott,看进他的眼睛,Scott几乎忘记了早先那个柏拉图式的友好的照面...Logan看上去惊骇不已。

“整整八年?”Logan问道,眼睛睁得大大的。

“是的。”查尔斯平静地说。

“我们...结婚什么的了吗?”他还在坚持问教授,尽管Scott就站在旁边。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鬼?!

Charles回答他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Scott,他的眼中充满同情和伤痛,因为他知道Scott不久前才带着Rogue一起去镇上买了一只戒指,然而就在两天前...“还没有,但是你们已经在探讨不远的未来这件事的可能性。”

//Scott...这对我来说太难说出口...//

//那别说了。//Scott不忍看向他精神导师的眼睛,径自穿过屋子止步于窗前。他茫然无助地凝望着窗外的花园——望向Logan临走前系在老苹果树下的轮胎秋千,直到他垂下头,泪水蜇痛了他的眼睛。//他再次失去了记忆...对吗?//

//对不起Scott。//

Scott咔嗒一声合上了那个小盒子。

 

TBC.




评论(5)
热度(56)

© Namar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