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 your losses, shoot the poets.
写或翻译狼受向。

【待授权翻译】【虎狼】Summer

短小的一篇虎狼,背景在诺曼底登陆之后。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02853

原作者:a_q

CP:虎狼

分级:R


天空灰蒙蒙的,远处的炮火如同倾盆暴雨坠落在焚毁殆尽的焦土之上,爆发出的炽烈光晕令人触目惊心。

Logan把手深深地挖进地面,柔软的土壤馥郁芬芳,沁凉地贴着他赤露的肌肤,为焦灼的身体带去渴盼已久的安抚。他是如此地富有生命力,以至于无从分辨自己的躯体与他所栖身的松软土壤之间截然的界限,他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轻轻敲击着地面。林翳跃动着苍翠欲燃的生机,盛夏裹挟着成百上千种难以名状的白噪音呼啸而至。世界正在他身边爆炸成碎片,而这浩荡无休止的毁灭此时此地于他毫无意义可言。

Victor把他按倒在地,用他再熟稔不过的重量压在他身上,恣意蛮横地狠狠冲撞进他体内,毫不怜惜地把他撕裂开来。他的血肉悄然交织重构,自发而无知无觉。在Victor的掌控之下维持着千疮百孔也好过一次次被撕扯得体无完肤,但这并非他所能抉择。他呻吟着推拒着他,试图占取更多主导权,肉体交溺的声音充斥着他的头脑。他们浑身凝固着血的光泽,渐而裹挟覆盖着泥泞和污秽。他的身体再度痉挛不止,高*潮像一簇炽烈的白光在他脑海之际迸发。

Victor掐着他的身体两侧,锋利的指甲尽可能深地挖进皮肉之下,鲜血沿着他的身侧和双腿淌落,蜿蜒如同灼烫的溪流。他惨叫出声,嘴里尽是泥土,野草的汁水和土壤混杂的腥味麻木了他的唇舌。他张口咬下去,咀嚼品尝那颗粒粗糙的质感。它们顽强,坚韧,他摧毁不了它们。没有任何创痛可以阻止土地焕发新生,那些陨身于枪林弹雨中的人们则全然不同——他们脆弱的,丝缕般纤滑的血肉在Victor的利爪下就那么沿着脊柱两侧生生撕裂。

Victor达到了顶点,而他的冲刺不过迟滞了片刻。他们已经持续数周杀伐屠戮,迷失在血海与暴力之中早就忘记了如何止步,在漫长的黑暗中徘徊久远。他们已然将人性赤裸裸地剥去,弃之如敝履。他们何其自由,因为时间对他们毫无意义,律法和道德也不外乎如此。他们只有不朽的生命,和与之相伴的生存的苦楚。

他们是唯独不需要逃跑的人,因为死亡从不曾为他们敞开温暖慈悲的臂膀。因而他们耽溺于所拥有的唯一的东西,他们静默无声的驱壳深处,那里万千血脉交汇成混沌无望的色泽。Victor再次发出低吼,每一次撞击都勾连出淫糜的声音,摩擦出新的满足与殷切。Logan想让他停下,又盼望他永不止歇。截然对立的冲动在他颅脑中激烈交战,而他的身体仍温顺地偎依着大地。

林荫摇曳不止,枝干与叶隙间割裂的苍穹伴着风声斑驳欲碎。Logan流泪了,自己却不曾察觉,那仅仅是命运盛大的浩劫中无足轻重的一节插曲——关乎荣耀,流血与永恒。

 

End


作为一个all党及CP不洁党最想吃的其实是虎狼/队狼大三角的Hurt/Comfort(拖出去打




评论(11)
热度(30)

© Namar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