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 your losses, shoot the poets.
写或翻译狼受向。

九月他认出了白露。认出了死去的仲夏未成形的胎儿。

那人曾说这是造化未卜的时节。未到期而落的果,未熟稔而背弃的人,不满一杯的酒,不过一字的悲喜,隐匿在众生将至未至的限数,看不见死生,来日和归期,万般有无的悱恻动人。
他忘不了苍鹰瞳孔里的白昼和七月流火。它们自赤霞间坠落烧焦的尾羽,灰烬会灼伤来年的雪野。
哪怕随夏夜垂死的鸣蝉纤细的薄翼碾踏在泥土里,其上的切面仍有星辰的碎屑。
而他只有取人性命致人死地的枪支和马匹。
他血液里的诸神曾干戈寥落。
直至土地拥抱他们纷争的倒影。

他沉睡的河床赤露于风霜草木而未着丝缕。其上有血脉蓝图,游走于被攫取和开辟的阵痛。他所置身的怀抱是温暖的囚笼,为之敞开的紧致肉体是熔岩的缝隙,直达地的内核。
是欲念本身,是不及情。

 

那人曾说,命里你有处安放。
他未曾轻信。
却为之苟活多年。

 
 
 
 

评论(3)
热度(10)

© Namar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