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 your losses, shoot the poets.
写或翻译狼受向。

他茫然空洞的眼睛望着窗外西斜的日暮,归巢的倦鸟掠过突兀的枝桠,他料想山下此时应是万家灯火初上,妇孺相偎,哪怕翁牖绳枢亦足以把尘世的风霜严寒阻在门外。
而后他想想觉得苍凉,这些不过是他不知几时无端入梦的光景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山河势如飘蓬,故土何处温存。
他脑海中浮现泣血焦土,枯朽的桦木在火海中战栗成狰狞疼痛的姿势,飘摇燃烧的棚顶与倾颓的墙圮,彻夜的哭号绝望的眼睛和佝偻的残躯。
你正是罪魁祸首中的一份子。
你为什么还活着,活在你的袍泽尸骨填平的丘壑间,在他们磷火流离的荒野上。
烟卷燃抵指尖,他微阖着双目,刀锋雕刻的眉宇间投下眷念的影子。
那段时间天穹总是哀哭达旦,瓢泼大雨浇不灭火也洗不净血。
“为我谓乌:且为客豪。”






评论(5)
热度(14)

© Namar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