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 your losses, shoot the poets.
写或翻译狼受向。

【队狼】Set out by Starlight

CP:队狼

分级:R

Summary:一个露营野x的小甜饼。背景在X-1之后(给俩人关系进展按了个快进键

Notes:OOC都是我的(。


深秋的西彻斯特郊外已经不再藉由冗长的白昼藏匿渐而萧条的日色。傍晚时分他们把摩托车停靠在山脚下的汽车旅店,背起行囊在日落前徒步而行。到山顶露营并不像是Logan会在某个烟雾缭绕的午后怠倦丛生的念头,但毫无疑问Scott看上去很喜欢这个主意。他并非没有办法让Logan在这个冷寂的夜晚安然耽溺于他怀中,他的恋人每每从噩梦中转醒再度入睡时仓皇的呼吸总能贴着他沉稳的心跳渐而变得清浅绵长。尽管Logan从未向Scott提及,但在每个清晨当他睁开惺忪的睡眼,发觉自己蜷卧在柔软的床铺或是温暖的手臂间,而不再置身于充斥着柴油味道的集装车后备箱改造的容膝之所,那短暂的几秒意识尚未回笼的片刻令他有多唯恐仍在梦中。十五年漫无目的颠沛流离不是一个值得怀念的故事,他唯独庆幸那未曾耗尽他与这个世界远离无知与贪婪的那一部分打交道的热情。

他们在黄昏时分抵达了山顶,深秋草木的沁凉萦绕在鼻息间,他们周围是一大片灌木丛,低处传来溪水溅落在石块上的声音。Scott在裸露的空地上支起帐篷铺好睡袋,安置他们的随身行李。

“我们需要些生火的东西。在这等我,瘦子。”

“嘿,”Scott叫住他,“等我两分钟。这里就快弄好了,跟你一起去。”

Logan发出一声嗤笑。他双手环抱胸口,冲不远处的灌木林吹了声口哨,四下里呼啦啦地一大片数不清的灰白羽翼骤然纷纷扑向天际的彤云。Scott放下手中的活计,眼前的一幕令他屏息。Logan走向那片隐藏着溪水的林翳,渐晚的日色把他高大的身形勾勒得温情脉脉令人怀旧不已。他走向晚风中猎猎飘摇的树丛,走向水泽间峥嵘鹊起的群鸟,与远山的影子和斜阳的余晖融为一色,仿佛那就是他熟稔的归途。

“Logan——”

Logan停下脚步。他转过身,望着向他跑来的年轻恋人微微眯起了眼睛。

Scott临近他面前时放缓了脚步,他的面颊紧张地翕动着,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他抬手仿佛要拉住Logan的手臂,却在中途缩回了手无奈地耸了耸肩,仿佛一时间不知道怎样给他令人费解的不安举止添置合理的说辞。Logan被他逗笑了。他冷静无畏的领队因着怕他在眼皮底下走失而不知所措,再没有比这更动人的笑话了。

“好吧,到这儿来伙计。”Logan伸出手臂,想要搭上另一个男人的肩膀。而Scott忽然间上前一步揽住他的腰,Logan在问出那句“发生了什么”之前感到温热的嘴唇碾压上来。年轻人啜吸着他的下唇,拂过他脸颊的鼻息透露着慌乱和局促。Logan带着点疑惑回吻他的恋人,不由地用安抚的意图摩挲对方的肩胛。

“别...”Scott抽身回来,他端详着Logan的脸,仿佛寻找某种确切的答案一样眼神里糅杂了犹疑和殷切。他们额头相抵而Logan不由地屏息,充盈他感官的那些来自Scott的气息在他脑海中搅动起一些无从俯拾的画面,像是一个个不期而至的诀别。

“抱歉Logan,”Scott的手仍放在他后颈,看着Logan疑惑地微微抬起一边眉毛,像是在琢磨他脸上并不存在的表情。“我不能...你知道,天快黑了,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

“唔。”仍沉浸在他感官所能捕捉到的情愫当中,Logan没对他嗤鼻也没拿他打趣。“夜晚露水很重,温度会明显比山脚下低。我是说,如果你不想走远,我们就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把火升起来,来罐啤酒,然后做一切你认为足够安全的事情。”他耸耸肩,试图转移那些令人不安的情绪。“星空,或者帐篷穹顶。”

Scott嘴角抿出一个弧度,看上去稍稍放松的那种。“睡前故事还算一个保留项吗?”他重新在Logan唇角落下一吻,无视了对方喉咙里一声略带不满的闷哼。是的,他喜欢Logan在安静的夜晚能和他聊起的一切,鉴于Logan在不和他斗嘴的时候并不是个话多的人。不是Logan顾虑他们的关系而在某些方面刻意疏远他的领队,但显然恋人之间的沉默往往总是显得不合时宜,他们在学院里共度的那些夜晚Logan的床头话向来只倾向于只言片语。在Charles的帮助下他渐渐找回了十五年前的部分记忆,那其中有一些已经可以像录影带一样在他脑海中清晰地回放,而仍有一部分始终模糊而支离。Scott谈不上多喜欢那些他无从参与的过去,但Logan谈及它们时每每低沉到不真切的声音和渺远的思绪总是令他着迷。那寥寥数语间的日升月落淌过枕边和窗前,从雪茄的烟雾和威士忌的瓶底窥见的芸芸众生与斑驳众神从未以何种面目向他透露过那些经年流浪的终点。Logan以一种克制的口吻描绘着它们,魁北克码头在冬季起锚的灰黑色轮渡,安大略湖五月北归的候鸟簇拥着玫瑰色细羽的胸脯;阿尔伯塔靠近山麓脚下的小镇上往来的卡车载满枞木和锌矿,异乡人沉重的行囊填满赤色的足金;繁衍客居的拉丁美裔在草甸和雪野间流放他们的牧群,伊努人的先祖长眠于晨昏交割的落基山阴,他们的后裔用宽忍的手捧起这片土地上负重的灵魂和破碎的心——那个印第安血统的女子有着霜冻过的枫林一般红扑扑的脸蛋和流淌着蜜浆的眼睛,她被镇上的孩子们簇拥环绕的一幕那样清晰地留在了Logan的记忆中。Scott没有过多地追问,但他没法不去想Logan走过很长的路,遇到过很多的人。他们有的来去匆匆随着硝烟和战火渐行渐远,而有的则挥之不去在他梦魇的深处徘徊游吟。他想知道那其中有多少双手曾造就过他,又有多少颗心曾破碎过他。自愈因子修复了他受重创的颞叶,新生的神经元展开温柔的触角吞噬了那些无尽战争中狰狞或悲悯的面孔,只在他的噩梦深处留下无数个硝烟与尘埃碾升坠灭的血色黎明。正如每一段出现在教科书中的被预先谅解了的历史,棺椁冰冷而墓草犹青,断头台畔鸢尾会兀自盛放,时间会默许这一切发生,而百年荒谬也不能侵蚀一颗生而高贵的心。男人未曾苍老的容貌犹有风霜镌刻的痕迹,而那于他而言无不像是尘世年岁的慈悲,提醒着他孑然在世的旅途也有必将抵达的尽头。

Logan不会明白Scott究竟为什么在此时如此难安寸步不离地守在他身边。没人知道当白昼将尽,年轻的领队是如何骤然看清他的恋人在渐晚的风声中踽踽独行的从容,而朝生暮尽的一切如何在他身旁走向不可避免的黄昏。那瞬间仓皇无措攫取了Scott的心脏,他无法放任Logan一个人走进那片夜色之中。

全文请戳:AO3


The End.


*少年时的小队长在野地里看星星和教授聊人生的一幕见漫画《分裂#序曲》

 

想写两人刚勾搭上那会儿黏黏糊糊叙个旧什么的,而且原本就为了写摁烟头的梗,结果都bb了点啥啊(。

评论(13)
热度(72)

© Namar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