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 your losses, shoot the poets.
写或翻译狼受向。

【队狼】The True Cost (上)

CP:队狼

分级:NC-17

背景:电影宇宙,X2,ABO世界观

注释:Stryker没有使用脑神经控制剂,在搜查学校时未能打开主脑控制室,因此大坝下的脑波仪处于施工阶段(什么)。其余私设请按照最符合逻辑的方式自由打开hhhhh

默认使用大多数人口为Beta的世界观(我真的忘了比例的出处了捂脸

此篇涉及的Xmen成员中除队A及狼O外全员Beta

会是以Comfort收场的HE(或坑

警告:或有路人x狼的Non-con情节或暗示(本节暂不会出现),Hurt/comfort



当黑鸟的引擎终于在大坝轰然坍塌的前一秒启动,气流掀起的浪花层叠不休地拍打在机翼的末梢,他们骤然离去的地面顷刻间有如汪洋。随着日光穿过厚重的云层,机体渐而平稳攀升,如释重负的叹息开始在众人间此起彼伏。

Logan从后方的座位上站起来,颠簸的气流令他步伐不稳,他踉跄地走向尽头的补给舱。坐在他身旁的Scott几乎同时起身,大踏步跟了过去。

驾驶位上的Ororo和Jean交换了一个略显沉重的眼神,彼此无声地说服对方让两个刚刚度过死劫的男人独处一会儿。


补给舱厚重的闸门在Scott面前骤然紧闭。Logan把自己锁在了里面,拒绝他的队长踏足一步。

“听我说,Logan。”

“如果你现在不想和我谈,我尊重你的意愿,抱歉。我知道这很难,但请让我进去。我得做些什么,你不能...”

“拜托,Logan,求你开门。”

倘若不是铺天盖地的内疚让他的眼眶酸涩,Scott几乎不能抑制用镭射线洞穿那扇舱门的冲动。而他此刻能做的仅仅是将疲惫的身躯倚靠在那里,连同用力敲门的勇气都被剥夺殆尽。他伸手抚上舱门的合金外缘,轻柔小心仿佛爱抚一张冰冷的面颊,而舱门的另一侧始终沉默着,Logan没有开门,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让Scott得以知晓他正在里面做些什么。Scott背靠着舱门坐下来,他摘去作战眼镜,手扶在额头上紧紧闭上双眼。那瞬间X战警的作战队长,Xavier最倚重的接班人,无愧于Alpha身份的领导者,变种人未来的希望和与之俱来的所有使命和意义都前所未有地嘲弄着他。Scott把脸埋入颤抖的掌心,任凭那些无措的泪水淌满指缝的间隙。

“对不起,Logan...”

 

镭射眼永远明白他的每一句发号施令和每一次沉默不语纷纷而言意味着什么。他一路走来无不因着对立场和原则的坚持而愈加步履从容。他曾被迫舍弃过那么多珍视的东西而从未有哪次令他如此苦痛而自咎,令他如此持续不断地质疑自己的软弱能否为每一个关乎队友生死的抉择付得起代价。

至少当他最忠诚的伙伴和战友为他将安危荣辱弃之不顾,而他却不得不任由最残忍的事情发生在对方身上的时候,他不能。

 

“显然Wolverine从来不是X武器计划的最佳人选。你知道,我并不是在说因为他是个Omega。”两小时前当他身陷阿卡利湖区的地下基地时,Stryker是这么对他说的。那时他的部下从大坝的控制中心匆匆撤回到囚禁他的隐蔽实验室,荷枪实弹的雇佣兵立即将这里封锁,Scott被艾德曼铸造的眼罩剥夺了武器与视线,手脚被缚以坚不可摧的枷锁。他从Stryker部署下去的命令中推测X战警们在万磁王的协助下已经控制了这座地下堡垒的心脏。好极了,他希望他的队友们相信他们的队长已经死了,救出被困的孩子找到Stryker的罪证之后尽快离开这里。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当其余人在大坝的主控室内部署任务方案时,Stryker和他贴身保镖出现在监控录像中的身影驱使Logan毫不犹豫地离开了队伍独自尾随他们的行踪。

“我指的是,他的弱点太过明显,毋庸置疑即使抹去记忆也不能改变这一点。你很快就能亲眼见证我所说的话了,Cyclops。见证不是个准确的用词,很遗憾你看不见。”Stryker在他面前蹲下身,尽管无从与他对视Scott也能确信对方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流连。“事实上我更遗憾的是你不是拥有自愈能力的那一个。毫无疑问你是个强大的变种人Alpha,但重要的是你比他冷血得多。Alpha生来罕有柔软的心肠,他们的心脏比Omega注入艾德曼合金的骨头还要硬。他们中间那些决断力过人的头脑永远只会构织和容纳缜密到近乎荒诞的逻辑和冷酷到摒弃天性的理想,他们从不在乎流血与牺牲。没有哪个Omega做得到,那群可怜的物种只会为了信息素去死。”

Scott抬起头转向Stryker声音的方向。“Alpha同Omega平等地享有自由意志,阁下。如果您对亚性别群体心理的研究有对变种人实验的十分之一投入,您就会知道当一个Beta出现偏执型人格障碍和自我认知投射时应当采取的有效治疗方案。”

“我喜欢你的建议,Cyclops。或许现在着手进行一项新的实验并不算晚。”Stryker站起身来,抬头看向房间里操作区的监控设备。

“瞧啊,他来了。”Stryker对监控录像中Wolverine的身影报以一个尽在掌控之中的微笑。

 

Logan一级级走下通往地下实验室的石阶,对Stryker严阵以待迎接他到来的部下们举起的武器丝毫不感到意外。他抬眼越过他们看到了对面身陷桎梏的Scott,目光没有过多停留他身上,转而望向操作台后的Stryker。

隧道闸门在他身后闭合。Logan迎着一片黑压压的枪口向前走了两步,象征性地将双手举过肩头。

“Logan?!上帝啊。离开这儿,伙计。”

“糟糕透顶的命令,独眼儿。”

“欢迎归队,我的战士。”Stryker示意他的士兵放下武器。

“我以为我只是个失败的试验品。”Logan同时放下了手。

“我说过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将属于这里。”Stryker走下操控台向他的方向踱步,Logan站在原地没有动。

“那么,交易?他离开,我留下。”

“不。听着,让他走,他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个路过的,他从来不是我们的一员。”Scott冲他们嘶吼。

“嘘,我知道。”Stryker转头望向X战警的队长,年轻的变种人几乎是下意识地同周身的禁锢徒劳对抗着。

“他当然不是你们的一员,他是我的杰作。”Stryker的脸上开始浮现出一种残忍和慈悲相互争夺的笑容。“只有我了解他是什么人,只有我知道他经历过什么,我剖开过他的身体勘测过他每一寸骨骼,是我重铸了他的躯体和意志,是我拯救了这个世界上最悲惨的造物。不是你,不是哪个自以为是的Alpha,也不是Xavier,不是哪个自命不凡的变种人!”

他看上去无异于任何一个时代力排众议的野心家。Omega紧紧盯着他,作战制服包裹着强健躯体内致命的力量积聚涌动着一触即发,看上去从容戒备而令人生畏,即使被一群Alpha们荷枪实弹地包围,Logan寡淡的信息素在足量抑制剂的作用下嗅上去依然冷酷而丝毫不容进犯。

“记得上一次见面我对你说过的吗,Logan?我确实没料到泽维尔会收容和驯养你这样的野兽。显然他的学校真的很大,还有太多我没法探知的东西。”

“你对学校的搜捕特权很快将不复存在了,上校。”Logan嗤之以鼻。

“其中最令我感兴趣的是,主脑使用者的身份确认方式并不是唯一的。除了 Xavier本人的生物信息之外,我们还发现了一组尚未破译的代码。一旦整座学校启动紧急戒备模式,代码的权限就会瞬间高于泽维尔的虹膜造影。很值得探究,不是吗?试想你拥有一座武装到一砖一瓦的学校,你会在无法控制自己大脑和行动的时候把它交给谁呢?”Stryker踱步到被牢牢压制住的X战警队长身边,低头打量着年轻的变种人。“我猜一个拥有杰出指挥头脑的Alpha是临危受命的最佳人选。不论你相信与否,他们漠视流血与代价的能力会让你惊叹。”他伸手抬起Scott的脸,拇指描摹着他下颌紧绷的线条,Scott不动声色地扭过头,拒绝任何无谓的认可或辩驳。“但很可惜他在我手上有些不愉快,我们没法心平气和地做个交易。这正是我们需要你的原因,Logan。”

“不错的主意。寄希望于我的钢爪能在主脑操控室的门上开个洞?”

“我从来没有质疑过你的天性,Logan。你或许一直相信我曾从你身上夺走了什么东西,但事实是一切从始至终都你自愿的。我从未剥夺过你选择的机会,过去没有,现在也不会。这间实验室的闸门乃至整个基地的大门随时会为你敞开,任凭你离开或是回来。”

Stryker向操控台掷去一个眼神,他的助手上前将一个医疗箱打开在桌面上,装载的试剂瓶在实验室昏暗的灯光下无从辨认。Logan盯着那人将一管药剂缓缓抽取到注射器中的动作,鼻翼下意识地翕动了一下。

“我想我现在有机会纠正一下这位年轻的变种人Alpha关于我对亚性别群体研究不力的偏见。事实上它们与变种人实验同时进行彼此有着启发性的进展。如你们所见,当今市面上比感冒药还要安全廉价的抑制剂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生物学成就之一,而它来自沃辛顿工业*近十年来几乎全部资产孤注一掷的研究成果。只有当你是一位父亲而你的孩子和别人不大一样时,你才会理解那些对于医学奇迹近乎偏执的狂热有时候并非都来自所谓扮演救世主的幻想。”

“某种市场竞争的原生动力?”Logan挑起紧蹙的眉弓,眼睛扫向操作台,Stryker的助手来到他面前,那只抽取过药剂的注射器被放置在医用托盘中,针筒里靛蓝色的液体泛着幽微的冷光。

“针对变种人基因的Omega诱导剂能够在短时间内分解目前市面上最昂贵的抑制剂效用,直接作用于腺体促使Omega进入发情期。显然跟市场没有太大关系,目前处于实验成果阶段。”

“我们刚才回避了一个问题。Logan。现在,如果你不想回答,我倒是不介意听听我忠实部下们的看法。”Stryker扫视了一眼他的士兵,除去Scott的在场,他们中间有三个Alpha。

“你被标记过吗,Wolverine?”

Logan的瞳孔骤然放大,怒火积聚在胸腔,拳头在身侧捏紧,利爪在皮肉下缓缓潜行,手背上的肌肤隐隐蠕动,而Stryker对此仅仅报以会意的微笑。Logan听到子弹重新上膛的声音,他快速地一眼望向Scott,两支枪管分别抵上他队长的后脑和胸膛。

“不是谁被子弹打穿脑袋都能活下来的,Wolverine。同样地,没有几个Omega能一生幸免于任人掌控的命运,但显然无论哪一方面,你一直都是个幸存者,Logan。所以这一次我依然会把选择权留给你,而不是在场的任何一个Alpha。”

“不妨建议我选择日后用什么手段把你扯成碎片。”Logan咬牙道。

“一旦有机会我会允许你那么做的。但现在我需要请你选择是否配合接下来的药物测试实验。当然,你可以选择转身离开,什么都不会发生在你身上,除了门会在你面前开启而子弹会在你身后洞穿某个狂妄自大的Alpha的头颅。”

Logan再次握紧了拳头,艾德曼合金浇筑的骨骼随着过度用力的关节肌腱迸发出骇人的声响。Omega琥珀色的眼眸依旧盛满怒火,灼灼目光却停留在那个他仅仅结识了不过数十天的Alpha身上。他是他的领队,他的战友,他们解救过彼此的性命,出生入死间并无相互亏欠,他在平日里分毫未曾与他妥协让步却在战场上付予过他始料未及的忠诚。

Scott的面孔被合金眼罩隐去了大半表情。Alpha本能中身陷绝境的愤怒令他放弃所有无用的言语和嘶吼瞬间不顾一切地奋起抗争。他的头狠狠仰起撞上顶在后脑的枪口,而令他无望的是身后训练有素的持枪者并未在那一击带来的错愕下开枪走火。他被人猛地掐住咽喉,挣扎和反抗无不被扼杀在溺水般支离的喘息中。

Logan伸手从面前的托盘中取出了那支注射器。

离开,Logan,别做无谓的牺牲。Scott无声而绝望地摇头。

“放开他。”Omega仰起脖颈,将尖锐的针头贴上覆盖着颈间静脉的一小片薄薄的皮肤。

 


TBC.

 

*沃辛顿工业(Worthington Industries)即Warren父亲的家族资产,X3中开发解药的实验室所隶属的产业集团。



评论(3)
热度(70)

© Namarie | Powered by LOFTER